文摘 心情日记 >随感 > 正文

pc蛋蛋外围群吧|天上的紫禁城——紫微垣

2014-03-28 08:37:02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(0)
紫微垣是天空中最显赫的一个星座群体,虽然其中一颗一等星也没有。
由于天球的周日视运动,看起来好像所有的星星都绕天北极转动,北极星就是当然的帝星了,于是古人就以北极为中心,划出一处城垣,作为天帝的皇宫,形成了天上的紫禁城——紫微垣。
如图,两大列圆弧形的星座是皇宫的两道垣墙,星名有“上丞”“少丞”“左枢”“右枢”等。这实际是两道“人墙”,丞是丞相(总理),左右枢为内阁高级首领(副总理),辅、弼为内阁高级成员(国务委员),尉是司法官,卫是保卫官。这两道人墙负责着皇家内外事务和安全。垣墙里面,是天帝、家属以及供劳役、服务的人员。
由于岁差的缘故,北极在天空慢慢移动,所以代表北极的星随朝代的不同不断变化,但古人不明白这个道理,总以为是前人测得不准,过一个时期就重新设一颗极星,结果在北极走过的路线上留下一串极星。公元前1000年左右,按现在名称的小熊座β星,最接近北极,所以当时人们就把它称“帝星”,于是沿用下来,其实它仅是两周时代的北极星;再往近看:汉唐时期,天枢(如图,不是北斗第一星天枢)成了极星;元明以后,钩陈一(小熊座α星)才成为北极星,也是今日的北极星,我们现代人比较幸运,因为恰好北极在我们的时代走过这颗亮星旁边。
只要我们找到了北斗七星,今日的北极星钩陈一是很好找的,只要沿勺头的两颗星(天枢、天璇)向勺口方向划一条直线,延伸出去两星距离的5倍远的地方,,就可找到明亮的北极星钩陈一。帝星则在钩陈一与北斗之间,也很亮。
紫微垣正中是以帝星为中心的若干“要害人物”,帝星左右是“太子”、“庶子”,庶子往上,是“后宫”,即牛郎织女故事里的王母娘娘,再向上是北极天枢,即汉唐时期的极星,又叫“纽星”。枢、纽意思一样,都是天轴。钩陈的左边,有御女四星,她们是供天帝役使的宫女,御女下面是“柱史”,负责记录宫中发生的日常大事,还有一颗“女史”星,专管宫中漏刻、记时的事。御女上边,是“五帝座”,共五颗星,根据周代礼仪,天子在春、夏、季夏、秋、冬五个季节要坐在不同的座位上。
1.严子陵彗星犯帝座
古人设置星座,大都是为了星占目的。比如,后宫星变暗,说明娘娘出了问题,皇帝就会感到不安。如果帝座出问题,情况就更严重了。下面我给大家讲一个东汉光武帝时彗星犯帝座的故事。
王莽称帝建“新”王朝,仅15年即兵败被杀。一时天下乱民蜂起,天下动荡,各类起义首领你方唱罢我登场,最后义军首领刘秀拖颖而出。刘秀还算的上是位才智双全人物。天下总算是宾服了,动乱逐渐平息,刘秀在洛阳建立起东汉王朝,当上了皇帝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光武帝。
他登基后,思贤若渴,到处网罗各式各样的人才,一天,他想起了旧日好友严子陵。
严子陵本姓庄,叫庄光,字子陵,后人为了避东汉明帝刘庄的讳给他改了姓严,庄、严意思还是差不多的,他就成了严光严子陵,一直叫下来了。为避皇帝的讳,古人姓名被改的有不少呢!如嫦娥,本叫姮娥,因汉文帝叫刘恒,以后姮娥就改称嫦娥,以至我们把她原来的姓几乎都忘了。
严子陵年轻就很有名望,游学长安时,结识了刘秀。因他不满王莽的暴政,就隐姓埋名,避居于山野草泽之间。王莽失败、刘秀登基后,他仍隐居不出。刘秀非常欣赏严子陵的才干,想召他出山,帮助自己辅佐朝政,便派人到处寻找严子陵的下落。后来齐地的地方官发现有一个人披着件旧羊皮袄,像姜太公一样整日在一个深谭边钓鱼,便报到了京城。听目击者描述,刘秀知道这人肯定是严子陵,就准备了厚礼,安排了车子派人去请,使者一连去了三次,总算才找到了严子陵。严子陵看到刘秀亲笔写的邀请函,言词肯切,求贤若渴,觉得实在推诿不过去,才随车到了洛阳。
到了殿上,见了皇帝,严子陵并不行跪拜礼,只是长长地作了一个揖,刘秀知道这位老友性情高洁、孤傲,也不在意,便命随从安排严子陵在最好的宾馆住下,用最高的礼遇款待。
与世无争的严子陵本无心做官,只是出于不得已才来看看老友,也顺便了解一下朝廷的态势,不料特别失望。原来,刘秀任用的丞相是侯霸,此人也是当年严子陵在长安时的熟人,胸无点墨,阳奉阴违,严子陵对他没一点好印象,像这样的人居然当了丞相,严子陵想,看来刘秀这老哥也没什么眼力。这样严子陵就更不想在洛阳多呆下去了,每天只在住处睡大觉,等待回家。
过几天,刘秀又将严子陵请到宫中,与他谈论旧事,谈得十分投机,又谈论治国方策,严子陵沉默不语,偶尔点到几句,其精辟入骨让刘秀赞叹不已,当即表示:“朕让你做谏议大夫,你看怎样?” 严子陵哈哈大笑道:“光乃山野之人,不懂礼法,岂可侧身于王侯之间? 休言此事”。听了这话,刘秀不好再说什么,这时已是深夜,刘秀就留他睡在宫中,两人同榻而卧,继续谈论旧情,最后两人酣酣睡去。严子陵在睡梦中把腿脚都搁到了刘秀的大腿上,刘秀念及旧情,也不介意。
不料第二天刚一上朝,太史官就近前第一个上奏:“陛下,昨天臣夜观天象,发现有一颗彗星凌犯紫微垣的帝座,这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凶兆。”彗星,过去民间称“扫帚星”,古代多叫“客星”,从军国星占到民间传统,无一例外地认定彗星的出现是不吉利的事,主凶,称“天上扫帚星,地上动刀兵”。你想,夜里刘秀刚与严子陵枕股而眠,马上太史官就报告有彗星凌犯帝座,这彗星不是严子陵又是谁?不过刘秀还算聪明,他不像王莽那样骗人又骗己,所以哈哈大笑道:“什么彗星呀!这是我和子陵同睡,没什么凶兆。”
也许那天晚上真有一颗彗星出现在帝座星附近,但极大的可能是:朝中某个高官(或许就是侯霸)猜忌严子陵,见刘秀留严子陵同寝,便买通太史官编造了这样一个天象,以此方法让皇帝惩治或疏远严子陵。不料此法没让刘秀疏远严子陵,倒让严子陵疏远了刘秀:从这件事中,严子陵看到了小人当道,官场的险恶,更不肯再在洛阳住下去了。
一天,刘秀亲自来看望他,他躺在太师椅上,闭着眼睛,不理不睬。刘秀便惋惜地便拍着他的大腿说:“子陵呀子陵,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出来辅助我治理国家呢?”严子陵突然睁开眼来,想说一下“彗星事件”,又转念一想,自己去向已决,说也无用,便盯着刘秀说:“唐尧得到天下,是因为他们的德行远闻,才使隐者洗耳,不必出山。你若效仿尧舜,何必苦苦逼我呢!”刘秀见还是说服不了他,只得叹息着登车回宫去了。
刘秀前脚刚走,严子陵后脚就不辞而别,悄然离去,隐居于浙江富春山里。山下就是富春江,他继续在江边垂钓,一钓又是十几年,后来为躲避刘秀的再次征召,便躲到一处更隐秘的深山里,享年80岁。现在,浙江桐庐市西富春江边,还有个“严陵濑”,据说就是他当年垂钓之处。
2.造父驾车宴瑶池
我们再接着讲紫微垣。它的两道垣墙,延伸到两端是两个大门,对着斗柄方向的称“南门”,又叫阊阖门。门外是帝车——北斗七星,日夜守候在门的一侧,为天帝出行准备着,车子的南方就是天帝、大臣处理政务的地方——太微垣。
紫微垣的另一个门称“北门”,其实如果中央是北极,那么四面八方都是南,不会有什么北门,不过古人这么规定,我们姑且也叫它北门好了。北门外是天帝出行打的黄罗伞——华盖,御者“王良”驾车时刻等待。出北门,有一条长长的“阁道”六星,穿过银河直通“营室”——天帝的离宫,离宫又叫清庙,为天帝在正宫之外休养的地方。
王良星座在阁道旁边,它由五颗星组成,其中的四颗是驾车子的四匹良马,最亮的一颗星就是驾车人王良。王良往西是造父五星,它是与王良齐名的驭者。这两个星座都隔着北极星钩陈一与北斗遥遥相望,在北天很容易找到。再往西是奚仲四星,奚仲是车的发明者;奚仲往南是辇道五星,辇道是帝后嫔妃乘车的车道;旁边还有车府(车库)、传舍(驿站)、天厩(马棚)等等,构成星空中一个完整的车马道世界。
下面我就讲讲造父驾车的故事。
造父姓赢,是顓顼帝的后裔。他的祖上世代以牧马、御马为生,后来被推荐去为周天子养马,封在秦地(今西安一带)。到了周穆王姬满时代,赢氏家族出了造父这位养马、御马高手。
造父驯养了4匹千里马——乘匹、盗骊、骅骝、绿耳,把它们献给周穆王。穆王于是封造父为御马官,专管天子的车马,并经常让造父驾着新车快马载着他四处兜风。
有一天,周穆王打算往西部逛逛,便召造父驾车,出都城丰镐(今西安),纵马西行。车由八匹千里马拉着,再加上造父的高超驾车技术,车子跑得像风一般,不一会,随行卫队竟被远远地甩在身后,不见踪影。君臣二人,索兴信马由缰,半天时间,就来到西域一带。
他们还是第一次到西域地界,见这里地广人稀,山川壮丽,景色古朴,与关中相比,别是一番景象。他们一时流连忘返,一面观景,一面猎取猛兽珍禽。
正玩得兴犹未尽之时,二人发现天色已晚,无法辨别归途了,而所到之处景色更加奇丽,一问过路人才知道他们已经来到了西域瑶池。这已不是人间,而是昆仑仙境了。
西域土地娘娘西王母听说人间周天子来访,连忙派神仙去迎接,连夜在瑶池边设宴款待,为周穆王洗尘接风。酒宴极为排场,仙乐穿空,舞女如云,袖长管催,嘈然如鸾凤之鸣,歌台暖响,遍洒下春光融融。周穆王与西王母等神仙觥筹交错,举杯祝寿,对饮仙酒,作歌唱和,你来我往,乐而忘时。一晃三天过去了。
三天时间并不长,可是“仙境一日,人间一年”。三年了周穆王不知下落,朝廷的很多事无人作主,一片废弛景象。随行卫队不断到各处寻找周天子,就是找不到。有的诸侯见天子多年不临朝,便有反叛之意。
东方有个徐国,在今安徽、江苏北部一带,二十多年前宫中一个宫女生了一只蛋,抛弃后被一只叫鹄仓的神狗叼回孵化,生出一小儿,长大后继任为国王,即徐偃王。后来那只神狗临死时,长出了龙角、龙鳞、龙尾巴,原来是一条黄龙。徐偃王想:自己是黄龙帮着孵化出来的,想必将来的位置不止是诸侯,应该是天下之主。这次见周穆王西游不归,朝纲松懈,徐偃王认为自己大展鸿图的时机已到,于是带领一些东夷民族,举兵反周,一时攻城略地。势不可挡,直逼京城。
造父知道“仙境一日,人间一年”,见周穆王乐不思归,怕国内有变,便将千里马放出一匹,让它回京城报信。不久,这匹马就遇到了三年来一直寻找周穆王的侍队,很快引他们到了瑶池。周穆王这时才知道徐偃王领兵造反的消息,一时目瞪口呆,马上告别西王母,登车回朝。造父驾车,自然风驰电掣,他扬鞭催马,八匹千里驹如龙腾飞,不到两个时辰就回到了京城。周穆王马上调动部队镇压。
徐偃王万万没有想到周穆王会如此神速,天上掉下一般突然出现在京城,而且是八匹龙马驾云一般从西王母那儿回来的,一下慌了手脚,军中士兵一夜之间逃的逃,降的降。第二天次日,周穆王率大军进攻,一举平息了这场叛乱。
这场叛乱虽是穆王乘坐造父的飞车到瑶池游乐忘返引起,但也是造父驾车及时赶回京城才平息。为表彰造父的功劳,周穆王将赵城(今山西洪洞县)赏赐给他,从此造父这家族改姓赵,后来又以此地为中心兴起赵国。由于造父的识马、养马、驯马、驾车均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,所以被提到天界成为星座。
作为天文爱好者,一提到造父恐怕首先想到的是“造父变星”,西方仙王座δ是人们较早发现的一颗变星,到20世纪初,科学家又发现这种星的光变是它本身不断膨胀和收缩造成的,而且它的光度(本来的发光能力)与它的光变周期成正比关系(即:光变周期越长,它的光度就越大)。而它的光变周期我们是很容易测出的,知道了光变周期,我们就立刻知道了它的光度,知道了它的光度,再根据我们实际看到的亮度,就可推算出星体离我们的距离。
朋友们也许会问,这有什么特殊之处呢?有的,因为星体的距离在天文学中是最重要的数据,知道了星体的距离,我们才能对它作其他精确的研究。而星体的距离又是天文学中最难确定的数据之一,我们不可能直接去丈量它们,只能用间接手段去测算。上面说的变星就可以较精确地表示出它到我们的距离,它们的存在,仿佛在宇宙空间树立了不少“里程碑”,因此它们被誉为“量天尺”,对天文学研究贡献极大。于是天文学家给它们起个专门的名,由于它们以仙王座δ为代表,此星中文名是“造父一”,所以我们就把这类星翻译成一个古雅又有点古怪的名字——“造父变星”。当然如果我们熟悉了造父的故事,就不会觉得这个名字古怪了。
3.王良驾车与三家分晋
王良这个“御夫座”作为历史人物,出现得比造父晚一些。王良是春秋时代晋国公卿赵襄子的马车夫,也是个世上罕见的优秀驭手。他驾起车来与马儿形神合一,用精神就能谐调诸马,马儿步伐均匀,身体轻松,静若处子;动若拖兔,或左或右,不举鞭而胜于举鞭;拐弯后退,圆环运转,象有尺子比着一样。
春秋时代晋国有个“三家分晋”的故事。我们知道,战国时有齐、楚、燕、韩、赵、魏、秦七国,称“七雄”,一般人都以为这七国是许多小国互相兼并最后形成的。从大的趋势来说是如此,但韩、赵、魏三国却不是,相反,它们是由一个庞大的晋国解体形成的。这三国格局的形成,与马车手王良有很大关系呢!
春秋末年,晋国王族的力量越来越衰弱,国家政权被姓荀、韩、赵、魏的“四公卿”把持,晋国的大片土地都是他们的领地。荀家是这四大家族中最强横的一家,占的土地最多,其头目荀瑶有一天忽然想通了:反正这年头是强欺弱、众暴寡的时代,何不来点硬的,让我的土地多上加多呢!没准有一天整个晋国都是我的呢!于是凭着他较强大的实力,就向另外三公卿韩家、魏家、赵家索要土地,韩、魏两家不敢不答应,忍气吞声地划地献城。
但赵家族长赵襄子是个头脑冷静人物,他坚决不给。荀瑶一听大怒,立即招集韩、魏两家头领商量:咱们把老赵家全族干掉,瓜分他们的土地,免得他成为咱们的祸害。
于是荀、韩、魏三家的联军包围了赵家的根据地晋阳(今山西太原)。赵襄子率全族民众同仇敌忾,顽强守城,联军久攻不下。后来联军中有人出主意说:蓄汾河的水灌城,定能取胜。于是联军开始修筑拦水坝蓄水,准备灌城。
水势越来越高,眼看就要漫过晋阳城墙灌进去了,就在这万分危急时刻,赵襄子决定冒险使用最后一步棋:外交攻势。这天下午,没水的东门突然打开,一支敢死队冲出,与围得铁桶一般的联军殊死搏斗,硬是杀出一条血路,其中一驾马车流星一般从血路穿出,驾车人即赵襄子的马车夫王良,车上载着赵襄子的密使。王良的驭术太高,联军最快的马车也追不上(那时尚无骑马的习惯),很快王良的马车就把追兵甩在身后,消失在远方。
赵襄子的密使赶到韩、魏二公卿的住所,向他们分析当前的形势:“荀瑶是什么人,你们还不知道?割去你们韩、魏两家的地,又纠集你们一起来攻打我们,他的欲望会有止境吗?如果赵家灭亡了,你们就永远平安了吗?难道他们就不会再继续向你们勒索?不如我们三家联合,干掉荀家,将他的土地瓜分。这样,赵家死而复生,永远感激你们救命大恩,你们也不用再担心被勒索吞并,跟着那号人去打仗送死了。”
韩、魏两家听了赵襄子密使的一番话,如梦方醒,于是决定三家联合攻荀。当天夜里,韩、魏兵士迅速掘开荀家一侧的汾河大堤,本来将要灌城的汾水汹涌的冲向荀家兵团营地,一下子把还在睡梦中的荀家官兵卷走一半,赵襄子也带兵杀出,三家向荀家阵地发起攻击,一夜血战之后,荀家兵团全军覆没。
这样,晋国只剩下三大家族,晋国国君完全成了一个摆设,还得经常去朝见三家。再后来干脆晋国国君被废掉,韩、赵、魏把晋国彻底瓜分,都自封为王国。史家常提到的“三晋”,就指韩、赵、魏三国。
可见若无王良出力,战国时的形势不定会怎样呢!正因为王良驾车之技、驾车之功,故也被升上星空,成了天上驭马的星神。
4.文昌帝君的故事
我们再把目光投向紫微垣附近,在紫微垣外,还有一组小星,它们虽然不很亮,但与魁星一样,也主管人间知识分子的功名利禄,而且它们的作用比北斗魁还大,这就是文昌星座,又称“文曲星”。
文昌六星在北斗魁的上方,过去这个星座包括了朝中的各主要文武大臣。上古时政府崇尚武力,以强权实施统治,到中古以后,天下归一,“大一统”社会提倡以文德治天下,以法度、教化为主,所以文昌也就名副其实,有了“文明昌盛”之义,由此人们便认为文昌主宰功名禄位了。
到了元朝时,文昌星座被封为“文昌帝君”,又叫“梓潼帝君”,下面我就讲一讲它的来历。
相传在西晋时,四川梓潼县七曲山住着一家张姓夫妻,以砍柴为生,非常勤劳,但一直没有孩子。一天,张公上山砍柴不小心割破了手指,鲜血滴到下面的清泉里,不料泉水里钻出一个小男孩,开口就叫他爹,非常活泼可爱,张姓夫妻就收养了这孩子,给他取名叫张亚子。后来母亲生病了,张亚子昼夜守在母亲身边伺候,并割下自己胳膊上的肉为母亲治病。后来张亚子入朝为官,文武双全,品德高尚,为人们所敬重。在一次抵御外敌进犯的战斗中,张亚子因孤军深入、寡不敌众而战死。梓潼县人为表彰他的忠君爱国、孝敬父母的情操,在他的老家七曲山建了一座“张亚子庙”。
到了东晋时代,四川在北方少数民族氐族苻氏建立的前秦统治之下。附近又出了一个叫张育的人,他不满前秦的统治,举旗造反,自称蜀王,率领一伙人抗击前秦政府,后来也因寡不敌众而失败战死。后人为了纪念他,也在梓潼七曲山建了一座“张育祠”,尊之为雷泽龙神。因为这两个庙祠相距不远,所纪念的人又都姓张,经常被人搞混,所以后代干脆把这两处神祠合在一起,叫梓潼神祠。
梓潼神的名字还叫张亚子,但他越来越不像那个英雄张亚子了,也不像张育,唐朝时这个张亚子先被唐玄宗李隆基封为左丞相,又被唐僖宗李儇封为济顺王。到了宋代,据说有一个姓李的读书人,为了求取功名去拜梓潼神,当天夜里,他就作了一个梦,梦见自己在梓潼神的引导下来到了成都天宁观,在观里,一个道士指着织女的支机石对他说:你以此为名,必能中举。醒来后,李秀才觉得此梦非同寻常,便真的改名叫“李知几”,结果,当年就考中了举人。此故事一传十,十传百,可能就从那时开始,梓潼神与文昌星发生了联系,最后元朝时被封成“文昌帝君神”。
文昌帝君除了保持张亚子忠主孝亲的事迹外,主要是掌管文人的功名之事。据说,他曾七十三次化生人间,全是作官,他总是为官清廉,爱民如子(从中可看到张亚子的影子)。因此后来天帝让他掌管天下学子考试晋升之事。随着元明以后科举的制度化,文昌帝君成了知识分子的命运之神,谁要想走科举之路,求取功名,就一定要祭拜文昌帝君。
后代许多文人学士还甘愿为他捉刀代笔,写了洋洋数千万字的文章归在文昌帝君即张亚子名下,张亚子又成了著作等身的大文豪,而且是百科全书式的大学者。其作品囊括了天文地理、文史哲经、星占医术等知识。各地也都建起了文昌宫、文昌阁或文昌祠,其地位简直可以与尊奉孔子的文庙并提。仅北京就有七座文昌宫,估计可能是因为进京赶考的文人太多,少了的话,文士们一股脑都来拜,怕挤不过来。
最有意思的是文昌帝君两侧的两个侍童造像,一个手捧印鉴,瞪眼皱眉,名叫“天聋”;另一个手拿书卷,张口结舌,称作“地哑”。印鉴是文昌帝君的御封大印,书卷是文人们的成绩薄册。文昌帝君找两个聋哑人来伺候,这两人能言的不能听,能听的不能言。文昌帝君掌管文章科举,如同今日的高考,关系着人的一生前途,所以保密问题是第一位的。
梓潼县七曲山的梓潼神祠,因是文昌帝君的发源地,所以建的文昌宫规模最大。另外,一些乡间私塾、书院甚至一些文人的书房也供着文昌神像或神位。每年二月初三是文昌帝君的生日,学子们都要到文昌宫去祭拜,并举行文昌会,吟诗作文,互比高低。
明末张献忠的起义军攻入四川时,他去文昌宫游逛,发现宫神叫张亚子,就说:“你姓张,咱家也姓张,俺跟你连了宗吧!”于是让人塑了一尊自己的坐像,供在文昌宫里。张献忠是个毫无理想、没什么见识的草莽英雄,只会乱杀人,谁愿意尊奉这样一个无聊的人?张献忠兵败之后,他的塑像就被人们丢到大街上。
 
精选文摘:/a 转载请保留链接!
象棋残局七星聚会,宣和麻将机,双色球118期预测,北京赛车女郎百度云,性感麻将连连看 华东15选5玩法 重庆时时开奖结果记录 广东快乐10开奖直播 吉林十-选五直选三遗漏
送10w金币的捕鱼游戏 香港六合彩搅珠日期 时时彩直选终极版 内蒙古快三遗漏224计划 福彩东方6加1中奖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