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摘 经典文章 >文章荟萃 > 正文

pc加拿大跟中国一样吗|让友情穿越一个迷茫冬季

2014-12-28 09:55:33精选文摘 我要评论(0)
(原作者:一路开花)秋
物理课上,正当我被玄乎至极的相对论吸引得忘乎所以时,辛小歌忽然猛拍我的肩膀:“小子,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?这可是很多学者都容易忽视的一个问题!”
辛小歌故作高深的模样,让我产生了好奇:“你说,哪个问题?”“傻啊,当然是关于这些伟人的爱情问题啦。譬如,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,你知道爱因斯坦最喜欢的人是谁吗?”辛小歌这个绝对八卦的问题,真把我给难住了。
辛小歌得意至极,在课后挨个挨个地询问。所有人眉头紧蹙,都不知道这个伟大人物最喜欢的人到底是谁。辛小歌在一片嚷嚷声中道出了答案:“爱因斯坦,爱因斯坦,那他最喜欢的人一定是因斯坦啦!人家都在名字里告诉你们他最喜欢的人是因斯坦了,你们还问,真笨!”
结果,自以为聪明绝顶的辛小歌被全班同学冷落了整整一下午。她在后面一个劲儿念叨:“小子,你也不理大姐了吗?我可是比窦娥还冤啊!”
辛小歌的乐观情绪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。每次恶作剧后,不管我们如何攻击她、冷落她,甚至是侮辱她,都无济于事。她总是咧着嘴巴,像拍牙膏广告的那些明星一样,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,嬉笑着说:“来吧,来吧,高尔基说了,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!”
不过,近些日子,辛小歌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人。她很少说话,耷拉着脑袋,偶尔碰到老师提问也是心不在焉。就算讲到爱迪生,她也不再兴奋异常地问我爱迪生最爱的人到底是谁。我心里犯了嘀咕,辛小歌的乐天情绪是不是也已经进入了叶落风尘的秋季?
傍晚放学,我骑自行车跟在辛小歌身后,一遍又一遍地问她:“小歌同志啊,我作为全班少先队员的代表来问你,最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?”
辛小歌不理我,把自行车蹬得呜呜作响。街道上车水马龙,人潮汹涌,我再不敢招惹她。万一她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,那我剩下的这几十年就得由寒窗苦读换成铁窗含泪了。
“辛小歌,你慢点儿,我决定不追你了!”任凭我把嗓子喊哑,辛小歌也没有半点减速的意思。斑马线上的同学齐齐回头看我:“你何时喜欢上辛小歌的?你可真够勇敢的!大街上也能这么直白?”
我差点喷血。辛小歌啊辛小歌,我的万世英名,就这么让你给葬送了。

关于我在马路上狂追辛小歌的传言,终于在第一场冬雪后平息。
谣言不但泛滥得神乎其神,还添加了不少韩剧的情节。同桌一本正经地问我:“小子,真看不出来啊,你受外国思想的毒害这么严重!”
面对这样的传闻,我和辛小歌都已经习惯了沉默。起初,兴许我会打趣地说:“哪里,哪里,绝对是狗仔队的绯闻,稍后我的经纪人会替我澄清的。”可后来,我再也不这样了。因为我发现,以玩笑对待传言,犹如火上浇油。
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一向英明神武的班主任,竟然对这样不着边际的传闻起了疑心,先后找我和辛小歌谈了几次话,语重心长地说:“你们两个啊,平时得注意自己的言行。既然是班委,就得做好表率嘛。”
我欲哭无泪。最让我惋惜的是,辛小歌为了平息流言,竟然放弃了我和她的纯真友谊。她在我的外语课本里夹了一张惨白的字条,上面赫然写着:“以后咱们还是不要说话了吧,我不想再让其他同学误会。想想,你成绩那么差,我怎么可能喜欢你?”
辛小歌以近视为由,调到了前排。我与她的友谊,如同这个季节的温度一般,直线下降。兴许,我该更为决绝一点,用彼人之道还施彼人之身的方法给辛小歌写去一张字条,郑重其事地告诉她:“我也不可能喜欢上你这个刁蛮任性的丑八怪!”
我始终没有那样做。不论怎样,我都珍惜我和辛小歌曾经的那份友谊。即便我们从此再不能做朋友,可我还是希望她能一如从前地开朗。
辛小歌坐进了班里的黄金地段。周围不是科代表就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。她是该坐进这样的位置的,她成绩那么优秀,且努力上进,怎么能坐到一个名次倒数的男生后面呢?
我开始有些懊恼,为辛小歌的世俗。但这又能怎样?

刚开学,我便收到了一张莫名的字条。淡蓝的笔迹,字体俨然是辛小歌的风格:“我断定你一辈子都只能倒数!窝囊废!”
虽然,这张字条上没有明文写着我的名字,但我似乎就是确定,这张字条绝对是辛小歌给我的。我眼里蓄着委屈的热泪,努力睁大了眼睛,不让它们掉落出来。此刻,辛小歌在前排人才济济的战营里谈笑风生,眉宇间充满了趾高气扬。
我开始了昏天黑地的苦读。我想,在过期的友谊和受损的尊严之间,我该作一次重大抉择。我选了后者。至少,我不想让所有“人才战营”里的成员们看扁。
在这一个万物复苏的时节,我的名次如同风中春笋般,细致而又艰难地向上攀缘。我习惯了晚睡早起的生活,习惯了题海战术,甚至习惯了周围一切堕落同学的冷嘲热讽。我心里聚集一团愈渐热烈的火,只有这种一刻不息的奔跑才能让它获得片刻解脱。
周考,月考,期中考,我亲眼看着自己的名字,一点一点地向着辛小歌的名字浮动。我买了许多习题册,没日没夜地在草稿上演练。我的目的很简单:我只想有一 天,辛小歌恭敬地捧着一道无法解开的题目前来找我。那么,我便可以痛痛快快地对她说上一句:“这种题目你都不会解?你真是个窝囊废!”
事实上,直到我的名字越过辛小歌的肩头,她都不曾主动跟我说过半句话。我的课桌里堆满了年级颁发的奖品。我有些忧伤。如果是去年夏天,辛小歌一定会不由分说强盗似的将它们掳去大半。而现在,我们早已各自丧失了这种分享快乐的能力。
春末的清晨,当我打开外语课本朗读时,从翻飞的书页里忽然掉出一张喜庆的贺卡。贺卡上,依旧是淡蓝的笔迹:“小子,生日快乐!你中计了!”
我恍然大悟。原来辛小歌一直记得我的生日,一直在不远处默默地注视着我。
辛小歌在街上冲着我大喊“小子,慢点儿,我决定不再追你”的时候,我忽然有种措手不及的感动。身后,辛小歌正在急急赶来。我分明看到,有一滴名叫友情的热泪,轰隆隆地穿过了迷茫的冬季……
摘自《温暖·爱》 精选文摘:/a 转载请保留链接!
北京pk拾开奖 青海11选5开奖 安徽十一选五前二组遗漏 渔网捕鱼的原理图解 河南体彩十一选五
11选5宁夏开奖结果 河北11选5任5最大遗漏 彩票2元网广东26选5 福彩黑龙江时时彩走势图 手机定位软件破解版,湖北快3官方下载安装,新湖北快3走势图表i